越南:趁势崛起,下一个亚洲之星?
作者:DBS Group
2020-01-05
摘要:挟着政策扶植、整体投资环境改善,以及高CP值的人才优势,在去年开打至今的中美贸易战火中,越南已悄悄成为东盟迅速升起的一颗新星……

根据2019年第四季投资报告显示,越南已成为投资人眼中的亚洲明日之星。10年前当全球爆发金融危机时,越南面对各种经济形势的动荡,包括高达28%的通货膨胀率、经济增长疲软、越南盾大幅贬值以及国际收支危机等风险。这些动荡主要是越南的经济在加入世贸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后迅速自由化,无法管理国内失衡情势以及过度依赖出口至美国市场所致。越南的经济从2012年中以后才开始回稳,而且是在央行采取了极端货币紧缩措施之后(越南央行在2008年的前6个月共升息8.5%,而且在2010年底至2011年的1年期间升息7%)。

 

政策:求经济稳定

上述的经济动荡为越南的经济转型播下种子。越南于2012年初通过第11号决议,着重于经济稳定。而同年11月在国民议会上越南同意采用2011-2015年社会经济发展计划,着重国有企业、金融行业和公共投资等方面的改革。

之后越南的经济表现卓越。过去3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为6.4%,而通胀率持稳于3.2%附近。而且除了上述的总体经济数据,越南在其他方面的表现也开始超越许多其他亚洲国家。

政策制定者目前关注的是越南的长期经济稳定性和可持续性,而非增长速度。越南国内改革虽然温和,但一直持续进行。由于长期经济展望佳,预期越南将在未来10年跻身亚洲较成熟经济体的行列。

投资未来政策重点是打造更长期的经济成长能力。政府需要特别鼓励对越南的投资和基础设施的改善。2017年越南的外资直接投资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约为 141 亿美元(占名目GDP6.3%),在东盟国家中位居第3。吸引外资的因素包括工业/经济区的高度整合和专用性、在亚洲的战略性供应链地理位置佳、靠近中国、税收优惠、较低的企业税率和具有竞争力的劳动成本。

 

投资:基础设施

越南试图成为全球电子业的龙头。越南的主要境外投资人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和中国香港。虽然投资范围广泛,但投资人特别青睐电子制造业。越南电子产业群的崛起部分归功于亚洲区域电子产品供应链的结构性转变,使市场开始注意到成本较低的越南。全球许多科技龙头已将生产地从中国转移至越南。

越南已经超越其他老牌电子产品制造中心,一跃成为东盟中第二大电子产品出口经济体,仅次于马来西亚。依照此发展趋势,越南很快就会成为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制造中心。

此外,重点投资于基础设施,更可接纳大量FDI的流入。越南的基础设施主要集中在经济区、工业园区、高科技园区和农业科技园区, 2017年的基础设施支出占GDP比高达5.8%,远高于其它东盟国家。基础设施的发展使越南拥有可以支持其经济长期扩张的实力,同时也可以吸引更多FDI资金。

刺激投资增长的努力终有回报。过去10年的投资金额平均每年增长12% ,且主要来自私营企业。2017年,国有投资占比下降至35.7%2000年初为60%),而国内私营企业(占40.6%)和FDI(占23.7%)成为投资越南的主要动力。随着国内市场自由化(例如:国有企业改革)和全球化继续推动经济进一步向“以市场为导向”的方向发展,投资机构看好未来几年此趋势将持续。

 

人才:高品质的劳动力

劳动力品质是越南长期发展的关键。与新加坡、泰国和中国等一些较成熟的经济体相比,越南的人口结构相对有利。越南目前人口年龄的中位数为30岁,而老年抚养比为9.62015年每10015-64岁比65岁以上人数比)。此外,劳动力的品质更为重要。根据世界银行人力资本指数,越南的高品质人力资源方面在东盟国家中排名第2,水准接近中国。越南持续投资教育使其排名较高。越南政府坚持将总支出的20%用于教育,以全球标准衡量,越南的教育水准已相对较高。再加上大量FDI流入科技/技术投资,使越南的生产率增长,2015-2017年间平均增长5.7%,超越了许多东盟经济体。虽然生产率提升,但在工资成本部分,越南仍是亚洲最具竞争力的地区之一,平均月工资约为中国的1/3。这种成本竞争力是越南稳定占据亚洲电子供应链市场份额的主要因素之一,也使越南成为中美贸易争端的主要受惠者之一。

 

获中美贸易战加持

而越南也成为中美贸易战的受惠者。由于越南战略性地融入了亚洲制造业供应链,有利从中美贸易争端中受益。越南建立了强大的联结点,拥有44个总容积约5亿吨/年的海港,直接连通中国,全球20%的海上贸易通行要道,并覆盖广泛的自由贸易协定网络。此外,越南积极签订多边贸易协定,并与包括日本和韩国在内的数个主要贸易伙伴签订了若干优质双边贸易协定。

中国在多年来的快速发展后,如今工资为越南的3倍。制造商在利润率下降的压力下,将生产基地迁出中国。而越南与中国地理位置相近,使制造商可以容易融入现有的供应链。越南中产阶级不断壮大,支撑了国内需求,也进一步加强了越南在全球制造商中和中美贸易 争端中的整体竞争力。

数据显示,2019年前4个月越南来自中国的FDI资金流量为13亿美元,超过了同期其他主要投资来源,甚至高于中国2018年全年在越南的总投资金额。投资分析机构认为此为制造商撤出中国转往亚洲其它国家(如越南)进行多元化投资的开端,且如果中美双边贸易关系进一步恶化,此趋势可能会加速。

 

2029超越新加坡

考虑到国内基本面和外部环境的变动,加上潜在的强劲投资流入,越南有可能在未来10年实现6%-6.5%的增速。若越南能够维持此成长增速,而东盟经济体维持其中期潜在成长率,以实际GDP而言,东盟各国的规模排名将发生变化。2017年的越南GDP(约2240亿美元)约为新加坡GDP(约3240亿美元)的69%,而新加坡是继印尼和泰国之后的东盟第三大经济体。若越南能够在未来数年维持6%-6.5%的增长率,且新加坡持续以2.5%左右的速度增长(成熟市场的成长率),至2029年,越南经济规模将超越新加坡。

越南的企业和投资人有着巨大的成长机会。但越南仍须处理国内一系列尚未解决的问题,包括国内法规模糊、企业治理不善、国有企业改革缓慢、金融业自由化程度较低,以及对不良贷款(Non-Performing Loan, NPL)的担忧。这些痛点是任何新兴经济体都需面临的挑战,越南也不例外。

越南为亚洲的明日之星。正确的政策方向及有利的经济基本面都为正面因素。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较高的环境下,各国企业和投资人可考虑此后起之秀,善加利用其具有潜力的成长前景。


热门文章